据比利时维他命B报道,近日,比利时发生了一场政治辩论,主题是是否在布鲁塞尔新开的公共露天泳池设置女性专用时间,以及“布基尼”的穿戴。

FLOW游泳池于7月1日在布鲁塞尔Anderlecht公社的Pierre Marchand桥上开放。在整个周末,它一直处于讨论的中心。

7月2日,法语革新运动党领导人Georges-Louis Bouchez发推表示希望允许女性穿戴布基尼(一种能让穆斯林女性不需裸露身体也能沐浴的泳衣),并设立女性专用时间,称为“共同疯狂”(communitarian madness)。

该不该设立穆斯林专场?比利时首都露天泳池引发政治辩论

▲左边的是比基尼,右边的是布基尼。

另外,佛兰德基督教民主CD&V党的联邦议员Hendrik Bogaert发推表示,他“不认为公共游泳池应设置单独的伊斯兰时间”,这加剧了讨论气氛的紧张。

“你不能就此放弃,他们只会得寸进尺,”Bogaert说到,“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想要在海边也对伊斯兰人进行隔离:我们将安静地从他们身边走过,海滩是属于每一个人的。”他和Bouchez的推文得到了佛兰芒(Open Vld)和法语(MR)自由党许多其他成员的支持,包括前领导人Gwendolyn Rutten和现任领导人Egbert Lachaer。后者说到:“经过这么多的斗争,我们不想又回到种族隔离的悲剧中。”

然而,布鲁塞尔时间7月5日早上,CD&V党表示不赞成Bogaert的推文,称该消息违背了该党希望以尊重的方式进行沟通。

该党在给Belga通讯社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不赞成基于信仰的不同而单独设立游泳时间,这不是目的。”

它补充说:“非常遗憾的是,这项政策原本来自于一个团结的世界,它本意很好——一个为布鲁塞尔青年而开的露天游泳池——然而终于毁于两极分化的辩论中了。”

弗拉芒布鲁塞尔部长Banjamin Dalle也是CD&V成员,他称争议是“不必要的”,并补充说,女性专属一小时是“非营利协会的自主选择”。

Dalle还强调,该规则针对所有女性:“我听说7月3日,那里没有出现任何一个戴头巾的女性。这与伊斯兰教无关,Maasmechelen、Evergem,Waregem也存在这样的女士专属时间。”

针对Bouchez的指责,性别平等和平等机会国务秘书Sarah Schlitz(Ecolo)认为“(Bouchez)不了解某些社会现象”。她的内阁强调认为女性专用游泳时间没有问题,并称之为“虚假的论题”。

她的发言人Jessika Soors告诉De Standaard:“这对我们来说本身没有问题。还有存在着老年人或家庭专属游泳时间。”

她补充说:“特别不幸的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政治协商,我们终于达成了这项倡议,在布鲁塞尔建成了露天公共泳池,但现在却反而导致了争议。”是与跨文化主义的联系特别激怒了Schlitz的内阁。它表示:“真正的问题是,女孩们显然想单独游泳,因为她们在公共空间里不再感到安全。我们更愿意深入地解决这个问题。”

关于泳池:位于Anderlecht区的FLOW露天游泳池长17米,宽7米。布鲁塞尔时间每天下午1:00至晚上7:00开放。游泳者需要提前在网站上预订45分钟的时间段,每天有八个时间段可选。

阅读全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