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来源于国科大科技史与科学文化 ,作者翁帆

翁帆:杨振宁的雪泥鸿爪

1984年杨先生的母亲88岁,身体精神都健旺,杨先生和弟妹们接母亲到美国探亲游玩,前后在美国住了8个月,十分开心。其间有一天杨先生特别陪母亲去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 BNL),看1954与1956年两个夏天他在该实验室的住处、办公室与图书馆。

翁帆:杨振宁的雪泥鸿爪图1|杨振宁与其母亲合影

这张相片(图1)是那天照的。背景是一座一层楼工厂式的建筑(现已拆除),相片中的窗子后面是那两年夏天杨先生的办公室,是他写下一生最重要的两篇文稿的地方。

翁帆:杨振宁的雪泥鸿爪图2|1954年文稿的封面

翁帆:杨振宁的雪泥鸿爪图3|1954 年文稿第7页

这两篇文稿都是布鲁克海文的秘书芭芭拉·凯克(Barbara Keck)用打字机打出来的,有BNL的预印本编号:BNL1938与BNL2819, 各复印了多份。很幸运,这两份文稿的复印本都保留下来了,现存香港中文大学杨振宁档案馆。

翁帆:杨振宁的雪泥鸿爪图4|1956 年文稿的封面

翁帆:杨振宁的雪泥鸿爪图5|1956 年文稿第18页

两份文稿杨先生各于1954和1956年的6月间投至Physical Review,恰巧也都在当年的10月1日印出。

最近,杨先生在整理旧作时将它们打印出来给我看(图2—5)。有意思的是,那时打字机没有希腊字母,文稿中的希腊字母和一些数学符号都是用圆珠笔填上去的。我一看就认出是杨先生的笔迹(请比较图6)。我说:“好了,你留下雪泥鸿爪了!”

翁帆:杨振宁的雪泥鸿爪图6|1990年杨先生致张首晟的一份传真的一页

(此文刊载于《科学文化评论》2020年第4期,原题《杨振宁的雪泥鸿爪》)

阅读全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