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央视新闻频道的一则报道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历经近3年的发掘,素有“九层妖楼”之称的青海省都兰县热水乡境内“血渭一号墓”已出土各类文物1000多件。目前虽无法确定墓主人的身份,但出土陪葬品中有大量金银器和一枚“骆驼”印章,足见其身份高贵。

这座古墓属于抢救性发掘。3年前一起惊天盗墓案,差点毁了这里的一切。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通过梳理该案判决书,还原了这次盗墓大案的始末。

九层妖楼古墓被盗:盗贼开价1.8亿

▲11月30日,央视新闻报道了“血渭一号墓”抢救性发掘进展。图片来源/央视视频截图

古墓挖出金属碗卖了20万 以为找到发家门路

2016年11月的一天夜里,一辆微型货车从青海省都兰县城出发,载着5男子朝热水乡驶去。车上5人都是都兰县本地人,他们既是朋友,也是盗墓合作人。

5人中,62岁的夏某最年长。他虽是文盲,但在看风水、看古墓等方面颇有研究。热水墓群之一的“血渭一号墓”一直是夏某盗墓的重要目标之一。

这座“吐蕃古墓”位于青海省海西州都兰县热水乡境内。1996年,古墓被列入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中“血渭一号墓”造型奇特,从上到下每隔1米左右都用柏木横穿墓葬,相传共设9层,于是有了“九层妖楼”“东方金字塔”之称,是全国十大古墓之一,其构筑形式和风格,在我国考古发现中绝无仅有。墓葬中出土的丝织品和各类文物异常珍贵,具有极高研究价值,被列为中国1996年度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九层妖楼古墓被盗:盗贼开价1.8亿

▲热水墓群被列为中国1996年度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图片来源/青海检察院官方微信

对于“血渭一号墓”里有财宝一事,5人早有耳闻,对于当夜的行动也谋划了许久。此前,夏某等人曾先后3次在附近尝试过盗墓,但都没什么收获。可夏某等人坚信,此前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车最终停在了距离热水乡政府18公里、距离县城30公里的地方。

在“血渭一号墓”东北角,5人开始分工合作掘洞,其中夏某负责放哨,两名年轻人挖土,另两人负责接应。没过多久,挖土的人就发现了类似布料的东西,用手一撮,“布料”成了粉末。当盗洞已经挖到9米多深,有人从土堆里挖到了一个泥块,用手掰开,是个碗。几人喜出望外。之后,他们又发现了一些金片和一个铜质油灯状的东西。

由于紧张劳累,几人就此打住,封好洞口,乘车返回了都兰县。

在其中一人家里,他们对挖到的东西进行清洗,一个六边形的黑色金属碗、指甲盖大小带花纹的碎金片和一个小拇指粗细、黑色铜质油灯显露在众人面前。可是铜油灯到家后很快出现风化、破碎,没保住。

虽然惋惜,但他们也不在乎,将铜油灯扔进垃圾箱烧掉后,开始寻找买家。一个月后,金属碗卖了20万元,金片卖了2万元,众人分了钱,一度销声匿迹。

这次获利,让夏某等人相信,自己找到了一条发财的门路。

九层妖楼古墓被盗:盗贼开价1.8亿

▲血渭一号大墓从上到下,每隔1米左右都用柏木横穿墓葬,相传共设9层,于是有了“九层妖楼”之称。图片来源/新华社

挖了四天一无所获 “你们不够专业,回去吧”

一年后的2017年10月中旬,58岁的都兰县人张德找到夏某,商量能不能一起挖墓,挣笔大钱。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夏某爽快地同意了。

二人又找来上一次参与盗墓的两名同乡,其中一人有辆微型车,挖墓时可负责接送;另一人比较年轻,能干体力活,家里也有地方可供居住。

对于盗墓,4人都已不是“新手”,显得跃跃欲试,但人数上有些不足,于是决定从青海省外再找帮手。

张德先托河南焦作的一个朋友找人,此人将消息告诉了河南巩义的韩万里。韩万里曾跟考古队学过钻探技术,擅长挖土,并表示人手问题他能解决。于是,张德让他带人尽快过来。

韩万里找了另两名河南老乡,但几人的路费花销是个问题,于是决定再找一个“投资人”,从而引出了51岁的山东聊城人孙兴林。随后,孙兴林带上一个帮手,开车沿途拉上几人,连夜赶往都兰县。

5人抵达后,联系上了张德,并见到了夏某等人。夏某说他和张德已经跟都兰热水古墓保护站的看墓人说好了,很安全,只要孙兴林能给看墓人1万元好处费就行。

孙兴林掏了钱,让夏某转交,但夏某实际只给了看墓人一只羊腿、一条云烟和3000元现金,剩余的钱夏某和张德私分了。

商量好分工和分成后,孙兴林等人在当地购买了盗墓工具。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由当地人带路,夏某等人来到事先看好的挖墓地点。几名青海人负责放哨,其余外地人负责挖盗洞。可当晚什么都没有挖到。

第二天,仍然如此。

第三天中午,夏某和张德开始抱怨几个外地人不够专业,让他们回去。夏某还拍摄了他们的身份证,说“谁走漏风声,就去找谁”。可这些外地人并没有走,又挖了一夜,依旧没有收获。

第四天,夏某等人再次让几名外地人离开。但孙兴林不甘心,表示要再找一拨更专业的高手来挖。夏某和张德同意了。

九层妖楼古墓被盗:盗贼开价1.8亿

▲被盗涉案文物共646件,其中一级文物16件,图中为部分被盗涉案文物。图片来源/新华社

外地高手前来增援,曾因盗墓差点丢了命

2017年11月,经过一番努力,孙兴林找到了包括孙堆生在内的6人。

38岁的孙堆生,绰号“三儿”,河南省林县人,只有初中文化,2002年因犯盗窃罪获刑1年。在孙兴林找到他之前两个月,孙堆生因盗墓差点丢了命。

2017年9月24日晚,在河南省某县东南方向,孙堆生等人发现了一座古墓。事后经鉴定,该墓葬属于汉代墓葬,具有比较重要的历史价值。

孙堆生等人直到次日晚,才挖到了墓室的顶部。墓室被打通时,孙堆生很兴奋,第一个跳进墓室,但进入后瞬间失去了知觉。旁人见状,跳入墓室救他,又晕倒在墓室里。如此这般,救一个晕一个,盗墓行动被迫终止。待孙堆生苏醒后才得知,有人已经死在了墓室里。几人扔掉工具,各自回家。

当孙兴林找到孙堆生时,他正无所事事,听说又有活儿干,两个月前的生死经历便抛诸脑后。孙堆生又帮着找了两人,均是早年曾因盗掘古墓葬罪被判刑的熟手。

孙兴林从山东驾车来到郑州,接了孙堆生等6人,一同连夜向都兰县赶去。

被盗涉案文物646件,其中一级文物16件

像上一次那样,孙兴林又拿了1万元托夏某给看墓人送去。夏某和张德只给了看墓人4000元,又分了剩余的钱。

到都兰县后的第二天,众人便开始挖墓,但这次换了一个地方。

第一天,11个人出动挖了一晚,还是没挖到东西。

第二天夜里,在大墓旁一处彩钢房的东北角,他们有了收获。那是离地10多米深的地方,他们发现了大量金银饰品。据事后统计,此次被盗涉案文物共646件,后经鉴定,其中一级文物16件,二级文物77件,三级文物132件,一般文物421件。

九层妖楼古墓被盗:盗贼开价1.8亿

▲被盗涉案文物共646件,其中一级文物16件,图中为部分被盗涉案文物。图片来源/青海检察院官方微信

好东西太多,夏某等人觉得打包出售后再分钱更安全,于是,众人封住盗洞后离开。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买家,外地人便纷纷离开,文物寄放在了当地人家中。

然而众人并不知道,他们的行为开始进入警方的视线。

盗墓贼最高喊价1.8亿出售文物 警方收网

此后销赃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夏某等人一度报到了1.8亿元的“打包价”,根本无人回应,期间还险些遇到“黑吃黑”。

发现盗墓现场,当地文物部门开始进行抢救性维护。

2018年3月15日,得知夏某等人将以8000万元的价格出手这批文物,警方决定收网。

3月17日中午,夏某等人被抓获,当场查获出土文物614件。随后,警方又在河南省、山西省等地抓获7人,追缴了剩余涉案文物32件,并在都兰县一名嫌疑人家中的羊棚隔墙内查出成卷炸药3799.5克,散装炸药4846.5克。

九层妖楼古墓被盗:盗贼开价1.8亿

▲2018年,青海警方经过大量走访及调查,侦破该案。图片来源/青海省公安厅官方微信

6月11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第三批10名重大文物犯罪在逃人员,其中两人涉及该案。有嫌疑人得知自己被通缉,天天睡不着觉,只能喝酒麻醉自己,被抓后自称“反而得到了解脱”。

经过警方4个多月努力,该案件涉案人员全部到案、文物没有流失、证据链全部闭合,实现了对文物犯罪的有效打击。但嫌疑人的盗掘行为破坏了古墓葬的完整性,改变了文物的原有保存环境,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对国家文物财产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

于是,文物部门开始对“血渭一号墓”进行抢救性发掘。自2018年起,“血渭一号墓”陆续出土各类文物1000余件。

有专家论文指出,该墓对研究唐(吐蕃)时期热水地区的葬制葬俗及唐帝国与少数民族关系史、丝绸之路交通史、物质文化交流史等相关问题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15人获刑 同时承担公益赔偿金和向社会道歉

与以往不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发布的起诉书,不仅要求15名嫌疑人承担刑事责任,还提起了民事公益诉讼,要求被告承担公益赔偿金和向社会道歉。

2019年11月28日,青海海西州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一审进行宣判,15名被告获14年至6年不等有期徒刑。此后,有人提出上诉。

今年8月3日,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做出终审判决,维持13名被告一审判决,有两名被告分别改判至12年和5年半。

12月9日,青海省检察院官方微信发布消息,该案公益诉讼赔偿金已足额执行到位。

阅读全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