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这座古都,正式以“北京”为名,始自永乐元年(1403年)正月,明成祖朱棣“遵太祖高皇帝中都之制”,改北平为北京。

当时,朱棣虽有意迁都北京,但迫于舆论压力,只能打着效仿太祖“中都之制”的名义,施行南京、北京的两京体制。

“中都之制”中的“中都”,在朱元璋老家凤阳,是明早期的三都之一。中都皇城是南京和北京的紫禁城蓝本,还比北京紫禁城大12万平方米。可惜的是,明中都建设6年即遭罢建,逐渐湮灭无闻,连正史中也鲜有痕迹。

幸亏有精通明史和历史地理的学者王剑英,在“文革”下放时发现此城,为北京找到了“前世”。随着考古推进,这座被重新发现的中都,正成为研究明代北京城的一个重要参照。

去凤阳找北京的“前世”!这里的紫禁城更大,为何没建成?

明中都皇城航拍图

01.

穷县有个阔皇城

1969年,安徽省凤阳县黄泥铺村,来了一位奇人。荒凉的乡村公路上,他光着膀子,顶着寒风或烈日,常常跑上十几公里。当地的老乡大概从未见过这种景象,也没听说过马拉松,常问:“这人是不是神经有点毛病?”

这位跑者叫王剑英,是江苏太仓一名门望族的后裔,燕京大学历史研究院的最后一届研究生,人民教育出版社历史编辑室编辑。20世纪50年代,他曾被借调到中国历史博物馆,担任历史地图组组长,可见其学识渊博。

去凤阳找北京的“前世”!这里的紫禁城更大,为何没建成?

王剑英在凤阳宣讲明中都的历史文化

48岁是做学问的黄金年龄,但在“文革”那个特殊的年代,他却被下放到了凤阳教育部“五七”干校,参加劳动锻炼。

干校学员每天写检讨,作交代,接受批判,还要干养猪等脏累的活儿。别人有此境遇,难免颓唐,王剑英却仍旧跑步、打拳、寻古探幽。他是明史专家,自然知道这里是朱元璋的老家,于是一有机会就到处探访。

盛夏的一天,干校学员到总部集中。王剑英听说离县政府不远,还有一座“老县城”,是清朝的凤阳县治所所在地。一个凤阳竟然有两座县城,王剑英觉得蹊跷,便趁午后的空闲时间前去查看。

去凤阳找北京的“前世”!这里的紫禁城更大,为何没建成?

明中都皇城城墙

走近“老县城”,他立即被雄伟的城墙震惊了。城南门内外须弥座上精美的白玉石雕,城内巨大的蟠龙石础,更让他目瞪口呆。凤阳是个远近闻名的穷县,怎么会有这样一座雄壮威严,华美精致的“老县城”呢?

登上南门的断壁残垣,他遇到一位年过七十的老农,便打听此城的来历。老农告诉他,明代开国,要在此建都,军师刘伯温反对,建了都城而未定都,就留下了这座空城。

老人的话,王剑英并未当真。研究生三年,他师从邓之诚教授专修明史,如果在南京、北京之外,还有个都城,他岂能不知道?

其后,他又常常来到这里,不过不是来寻古,而是来拆城墙的。1969年是扒拆墙砖的高潮,“老县城”内外,人山人海,砖垛从墙根一直码到河边,一角五分一块的墙砖不仅在当地很抢手,而且还远销上海。当时凤阳新盖的公私建筑,几乎清一色用的都是那种长40厘米、宽20厘米、高11厘米,每块三四十斤重的砖,“五七”干校也不例外。

1972年元旦刚过,干校遣散学员,仅留下小部分有“历史问题”的人,转移至凤阳城内的干校总部,王剑英也在其列。

设在安徽省第四监狱内的干校总部,砖墙高耸,阴气逼人,王剑英却被周围的墙砖给迷住了。每当检查交代的空隙,他就在监狱墙砖上寻找文字,并一一记录。

他发现,这些砖上刻有江西、湖广等明初数十个府县的地名,有的还有官员名和工匠名。这些地名砖、人名砖,大概是当时为了保证质量,溯源问责,而进行的标注。如此高等级的明砖,在北京都不多见,难道老百姓口中的废都真有其事?带着疑问,王剑英迈出了考察明中都的第一步。

这一年,恰逢中国历史博物馆重新开馆,他被暂时调回北京,再次主持开馆前的地图设计、绘图、修复工作。历史博物馆与北京故宫仅咫尺之遥,工作之余,王剑英常到故宫溜达,他发现故宫午门竟与“老县城”的南门在形制上相差无几。再仔细对比,发现更是惊人:

我原以为北京故宫的建筑一定是全国最精致、最豪华的,是无与伦比的。可是竟然完全跟我主观的想法相反:“老县城”南门须弥座上是绵延不断的、十分精致生动活泼的浮雕,有飞龙、翔凤、麒麟、奔鹿、双狮耍绣球,各种花卉和图案,而北京的午门仅两端有上点程式化了的图案装饰,其余全都是光秃秃的白石。

“老县城”的石栏板两侧都是精致的浮雕,北京故宫石栏杆两侧则全是光板,没有浮雕;“老县城”的石础是270厘米见方的蟠龙石础,而北京太和殿石础只有160厘米见方,没有任何雕饰,凤阳的建筑构件竟然比北京的精致,标准高。

1973年初,他作为专家参加了《中国历史地图集》审图会,并借机在复旦大学查到了乾隆时期编纂的《凤阳县志》,这部书勾勒出了明中都的兴衰。

原来,凤阳那座“老县城”,只是明中都的宫城部分。洪武二年(1369年),42岁的朱元璋下诏,以临濠(凤阳)为中都,按京师之制,加紧营建。“功将完成”时,他却突然下令罢建。以举国之力,耗时6年营建的城市,从此成了一座废都。

此后历经天灾人祸,明中都逐渐湮没。清代,凤阳县衙曾经驻在中都皇城里,这里就被当作县城了。600年后,不仅凤阳人不知“中都”称谓,就连分管全县文化、文物的部门,也对明中都一无所知。

通过文献研究,王剑英发现,明中都曾经宏大奢丽,不仅有皇城,还有与北京相仿的三重城;不仅有宫殿,而且还有太庙、社稷坛、圜丘、方丘、城隍庙、功臣庙、帝王庙等坛庙建筑;不仅有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等中央官署,还有国子学、会同馆、观星台等文化外交机构;不仅有金水河、百万仓,还有许多开国功臣的宅第、坟墓等。

去凤阳找北京的“前世”!这里的紫禁城更大,为何没建成?

明中都皇城午门石雕

1 2 3 4 5 6 >
阅读全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