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个山东县城——曹县在网络上异军突起,声势之大,甚至让“北上广深”都为之一颤。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在网友评论中窥探到了曹县的豪横一面。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睥睨北上广深、胸怀世界……有人打趣称“中国不能没有曹县,就如同西方不能没有耶路撒冷”。

为什么网友们会对曹县如此痴狂?

曹县在网络上的走红,来自于一名曹县的网红博主@大硕 。在很多视频中,大硕都会用曹县口音喊道:

“山东菏泽曹县!NB666,我的宝贝!”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视频中洋溢而出的“土味自豪感”,和大硕独特的曹县口音相结合,让这句口号在网络上迅速走红。

在网友的评论热潮中,有人追捧这句口号,是因为它“非常魔性”;有人厌恶这句口号,因为它“没有营养”;还有人是想借助曹县,解构北上广深的“繁荣虚像”……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但让我们先暂时抛弃互联网的狂欢,仔细研究曹县,就会发现,这座山东县城,真的有“NB”的资本。

十五年光阴,从“打工大县”到超越北上广深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十年前的曹县,那就是“三多”。

光棍多、老人多、留守儿童多。

外出打工,是2010年以前,曹县农民的“主旋律”。

根据齐鲁晚报的采访,2005年,曹县输出了20万农村劳动力,劳务收入达到17亿元,占到了曹县GDP总量的30%。

在彼时的曹县,每500到600名适龄劳动力中,在家闲着的只有4到5人,打工已成为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图片来源:齐鲁晚报

曹县农民的打工收入,比务农收入的占比还要高。

但大家都知道,外出打工虽然比种地的收入高,但也挣不了大钱。

时任曹县劳动保障局局长郭峰就表示,按照计算,很多曹县打工人的每月收入仅有七百多元,才刚达到许多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

其实,如果在家乡能通过勤劳致富,谁又想背井离乡,去陌生的城市拿着最低工资谋生?

而一个叫做任庆生的曹县丁楼村村民,发现了一个风口。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2009年,任庆生听朋友说,一些人在网上卖东西,赚到了不少钱。

一开始,任庆生将信将疑,因为就在一年前,他才因误入传销组织,被骗了不少资金。

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任庆生还是买了电脑,借了1400元装上了网线开了淘宝店。

任庆生瞄准的,是当时曹县丁楼村仅有的几个“新兴全国性产业”——影楼服饰。

几个家庭作坊做出影楼需要的衣服后,通过工人的肩扛手挑,向全国推销产品。

开设网店的前四个月,任庆生没接到一笔生意。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但到了第五个月,事情迎来了反转。

网店成交的第一单,一下就卖出了36套服饰。任庆生直接挣到了600块。

察觉到商机的任庆生,立刻开始扩大规模进行生产销售,最终一年的利润达到了几千元。

任庆生的成功,不仅被其他村民效仿,就连一些外出打工的工人也回乡开店创业。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2010年,丁楼村的网店数量还仅有二十余家,一年后就达到了上百家。这些店的经营范围,也从单纯的影楼服饰,拓展到了影视服饰、学生表演服饰等领域。

2016年,仅“6·1”期间,丁楼村所在的大集镇,儿童表演服饰的销售额就突破了12个亿。

如今,曹县已经成为了全国最大的影视服饰生产基地,占据了淘宝表演服饰产品70%的网络销售额。

2019年,曹县发现了汉服这个风口,开始对当今成熟的汉服品牌进行大量仿制,以低价汉服为主打,短短一年就占据了汉服三分之一的网络销售额。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图片来源:不相及研究所

文章《从不被理解到百亿规模,汉服花了二十年,终于惊艳世界!》中,对曹县的汉服产业进行了详细介绍。

在阿里发布的《2020年淘宝百强县名单》中,曹县也以17个淘宝镇、151个淘宝村的数量位列全国第二。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至于“全民电商”的丁楼村,更是在2018年实现了人均收入超过10万元的壮举,大幅超越北上广深。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但曹县的腾飞故事,才刚刚讲到了一半。

玩转跨境电商,让曹县走出“棺材诅咒”

2017年,东京电视台曾以《不可思议的世界》为题,报道了日本的殡葬生态。节目中提到:90%的日本棺材,其实就来自于山东曹县。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在曹县棺材店老板为自己的女儿发布的征婚启事中,还特地提到“跨境贸易专业、英语、日语流利者优先”。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说起曹县棺材产业的兴盛,就不得不提到这里的特产:桐木。

曹县的西侧就是河南兰考县,它最出名的事迹,就是焦裕禄通过种植桐树来治理兰考风沙。

最终,桐树成为了兰考的经济支柱,而毗邻兰考的曹县,也有了较为成熟的桐树种植和加工产业。

虽然桐树木质轻薄,不适合制作家具,但特别适合制作易于搬运、容易燃烧的棺材,桐树棺材的价格也比实木棺材低廉很多。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2000年,日本商人发现了曹县桐树加工产业的优势,特地找上门来,和曹县工厂在棺材加工上达成合作并延续至今。

虽然曹县棺材“风靡”日本,但根据第一财经的调查,当时整个曹县成规模的棺材出口加工厂,也才有五家左右,不少后来者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但让曹县木制品产业真正腾飞的,是电商平台的介入。

2013年,由于曹县服饰产业的热销,阿里巴巴开始注意到了这座山东小城,积极和曹县进行资源合作,这其中就包括木制品产业。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图片来源:齐鲁网

在电商平台的帮助下,曹县人看到了全球的木制品需求。

曹县的田油坊行政村,通过电商平台向海外销售木艺木制酒盒,年销售额超过了2000万元。

曹县宇光工艺品有限公司,利用电商让木质置物架成为了海外爆款,销量比以前翻了20倍。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图片来源:天眼查

根据齐鲁网的报道,一位曹县老板在仔细考察后,做了个“一踢就断”的跆拳道板,结果在海外赚到了上千万元。

曹县在海外电商上的巨大成功,也让亚马逊在曹县开设了跨境电商运营中心。

无论在国内还是海外,电商这一块,曹县人就没怕过谁。

“曹县NB”背后的精神

虽然过去的十年,是电商腾飞的十年,但曹县的成功,却并非只靠电商的“风口”。

为了扶贫,曹县还积极利用农产品帮助村民脱贫,并喊出了“一户一个棚,脱贫拔穷根”的口号。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图片来源:曹县信息港

在规模化种植后,以安庄村为代表的农业村不仅增加了1.5万元的可支配收入,曹县的产品还成功打入粤港澳大湾区,远销香港市场。

除了上述产业外,曹县还是食品工业百强县、中国百万优质棉生产基地、中国首批规模化克隆牛实验基地……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山东曹县凭啥这么“666”?

从2010到2020年,曹县的GDP从122亿暴涨到464亿,省内排名从108名快速上涨到如今的55名。

可以看到,曹县的脱胎换骨绝不仅仅是偶然,它是众多曹县人不断拼搏的结果。

相信曹县在未来,会越来越“牛”。

阅读全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