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母公司中国恒大(03333.HK)公告影响,恒大汽车(00708.HK)再度遭遇暴跌。

恒大汽车连续暴跌市值蒸发6千亿

9月13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预期9月恒大汽车销售持续大幅下降,导致本集团销售回款持续恶化,进一步对恒大现金流及流动性造成巨大压力。

59486547

公告发布后,9月14日,恒大汽车收跌24.66%,报每股3.88港元,总市值379.04亿港元;9月15日,恒大汽车跳空低开,收盘微涨2.58%,报每股3.98港元,总市值为388.80亿元;9月16日,恒大汽车收盘下跌11.31%,报每股3.53港元,市值跌至344.8亿港元,距离其今年2月达到的巅峰市值已经“蒸发”超过6000亿港元。

如今股价暴跌的恒大汽车,也曾经历过股价暴涨。从2020年6月份开始,彼时股价仅在6港元/股的恒大汽车开始爆发,涨至2021年2月最高的72.45港元/股,涨幅超过1000%,股价在八个月的时间涨幅超过10倍,市值冲过6400亿港元,更因一车未售就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造车公司而引发关注。

4月19日上海车展开幕后,因为车展上的展车只能远观不能近看,恒大新车又受到质疑,随后股价开始下跌。

8月9日深夜,恒大汽车突发公告称预计今年上半年净亏损48亿,仅隔一天之后8月10日再发公告称“恒大汽车正在探讨出售”。

在8月底举行的成都车展上,此前作为车展热点之一的恒大汽车没有出现。其半年报显示,恒驰汽车处于量产冲刺阶段,但公司仍然面临现金流的挑战,若短期内缺乏进一步资金投入,新能源汽车量产时间表有可能需要推迟。

恒大造车“缺钱”是业内众所周知的事实。公开资料显示,从2018年到2020年,三年间恒大汽车每年的亏损额分别为14.28亿元、44.26亿元、77.4亿元。

而在恒大汽车公布的2020年财报中,恒大汽车累计投入高达474亿,其中249亿用于购买核心技术跟研发投入,另外225亿用于厂房的建设。

在股价持续下跌之后,恒大汽车目前总市值不足350亿港元,这意味着它在造车上的投入已经高过公司总市值。

目前恒大汽车还在持续投入中,有业内分析,到实际量产落地,恒大或需要再投入数百亿的真金白银。

根据中国恒大所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6-8 月,中国恒大物业合约销售金额分别是716.3亿元、437.8亿元和380.8亿元,呈下降趋势。

许家印老友减持恒大套现超1亿

另外,许家印的好朋友,香港富商刘銮雄近期两次减持恒大合计约3000万股,套现1.16亿港元。

港交所文件显示,刘銮雄夫妇在9月10日以每股3.58港元的均价减持中国恒大2443.6万股,持股比例由8.96%降至7.96%。

此前,刘銮雄夫妇还在8月26日以每股4.48港元的均价减持了631.2万股,持股比例由9.01%下降至8.96%。以均价计算,这两次减持共套现约1.16亿港元。
许家印和刘銮雄熟识于2008年,那一年,恒大上市计划被迫搁置。恒大向全国拓展的37个项目中,仅有4个项目达到了开盘销售的标准,资金缺口一度高达百亿以上。

为了补上资金缺口,许家印奔赴香港搬救兵。通过此前恒大开盘请明星助阵,许家印认识了英皇老板杨受成,借助杨受成的人脉,许家印又认识了新世界集团主席郑裕彤。

许家印和郑裕彤打了三个月的牌,最终郑裕彤联手科威特投资局、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斥资5.06亿美元入股恒大,帮许家印渡过难关。

可以说,许家印和郑裕彤的牌局,是其起死回生的关键。殊不知的是,当时这场牌局中除了郑裕彤,还有刘銮雄。

也正是这场牌局之后,许家印和刘銮雄之间过往十分亲密,在恒大的多个节点给予了支持。

2009年恒大再度启动上市,刘銮雄跟其他“老友”分别认购恒大5000万美元的股票,成为恒大的基础投资者。2010年初,他两次认购恒大发行的企业债券,总额高达7.5亿美元。

不过,随着上半年恒大股价的暴跌,股东华人置业(00127.HK)日前披露,今年上半年,其所持有中国恒大股票因公平值变动,录得约41.1亿港元的未变现亏损。

据中国恒大2020年的年报,截止2020年12月31日,华人置业持有7.89亿股中国恒大,持股比例为5.96%。华人置业实际控制人为香港富商刘銮雄妻子陈凯韵。根据上市公司披露,陈凯韵以个人和公司身份共持有8.86%中国恒大股份,是中国恒大的第二大股东,仅次于持股76.76%的许家印。

阅读全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