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对于盗墓贼来说,也是一样的,每个朝代的繁华过后,到了末期改朝换代,盗墓贼就登场了。
下一个出场的盗墓贼,估计大家也想到了轮到宋朝了,这个盗墓贼的无耻程度,简直是空前绝后,可谓是垃圾中的垃圾,败类中的败类。

这个人的名字叫——刘豫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南宋初年,其实和后来的抗战形势类似,大片国土沦落到敌人的手中,一般来说,这样的时期总会有英雄人物挺身而出救国危亡。另一方面,也会有汉奸出来浑水摸鱼。
 
本文的主人公刘豫,就是这么个东西。
 
刘豫,还在徽宗时期,就在朝廷当差,经常犯事,皇帝也没怎么追究。(估计画画去了,没工夫理他)
 
于是这小子就越来越不像话,终于被贬官了,到了河北做个提刑,没多久金人打来了。他立马脚底抹油,开溜了
 
四年之后,通过熟人枢密使张悫做了山东的知府。当时山东境内有很多民间的反金武装力量,因此比较乱。
 
刘豫不想干,就和朝廷说他要去江南。可是朝廷也不是他家开的,想去哪儿去哪儿,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拒绝了他的要求,这人就怀恨在心了。
 
很快金兵开始进攻济南,当时济南城中有名猛将,善用大刀,名叫关胜。(有人说他就是水浒传大刀关胜的原型)勇不可当,称得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多次击退了金兵。
 
刘豫收了金兵的贿赂,被许下的愿景诱惑,竟然杀害了关胜,出城投降,开始了做金兵傀儡王的一生。
 
说到这里大家肯定觉得刘豫已经够无耻了吧?事实证明,脑残无下限,无耻也可以是没有下限的。
 
来吧,看看史书是怎么说的——“刘豫僭立,见兵士卖陵中玉碗,即置陶沙官,再发河南山陵及发民间无主坟墓。”
 
更直白的说,刘豫仿效曹操设置盗墓机构,自己的儿子当头头——淘沙官。
 
然后做了什么事呢?
 
把北宋在巩义的七帝八陵,一个不漏,全部盗光。(七帝八陵是因为赵匡胤给他父亲迁葬建陵)
 
还不算完,继续,后陵也不放过。接着,臣子的墓,包青天也完了。再来,连平民墓,也掘。
 
河南境内,尽入魔掌。汉奸盗墓,也有主子相随,这人就是金人粘罕。
 
小墓,那就大揭顶,完全把墓刨开。大墓,从陵台一侧挖洞,撬开顶券石,放绳子下去。
 
一时之间,整个皇陵漫山遍野,都是尸骨,风水宝地变成了乱葬岗。
 
这里还要说一下,为什么宋朝的皇陵这么好盗呢?
 
原因在这里,汉唐时期,几乎是皇帝一即位就开始修陵。而宋朝不是,宋朝是个人文主义特别强的朝代,宋朝的皇帝生前不修陵,而死后必须在七个月内下葬,所以陵墓的防盗系统自然比较简陋。
 
再加上内奸带路,于是,就出现了陵墓全部盗光的景象。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三京淮北宣谕使方庭硕奉旨到巩县谒陵,他亲眼看到往昔威严肃穆的皇陵禁地,如今是乱草丛中野兽出没,狐鸣狼叫甚是凄凉。
 
他沉痛地写道:“永昌陵以下皆惊犯,泰陵至暴露,庭硕解衣覆之。”
 
他亲眼目睹了这一惨状,看到永泰陵哲宗的尸骨竟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方庭硕也只能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尸骨包裹起来。
 
南宋高宗听说后愤懑至极,不觉凄然泪下,但是又无可奈何。
 
后来岳飞收复河南,修复了皇陵。可最终还是落入金人手中,皇陵彻底完了…..
 
皇陵完了,盗墓贼还没完,这老东西继续当他的傀儡皇帝和北宋作战。可惜,没水平,屡战屡败。
 
后来,金人都嫌他是累赘,被废之后流放,途中死了。
 
好,终于完蛋了,可惜,死得太晚。
 
巩义八陵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宋陵的厄运到今天仍在继续,哪怕是只剩下石头,也一样不得安宁。一月被盗一次,五月又被盗一次,三尊石像,一吨多重,也能被盗,我无言了。
 
打包带走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追回来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也许看到这里,大家都会觉得北宋的皇帝们也太惨了点。有惨的,还有更惨的,接下来的这一个,我都不忍心说。
 
这个人是鸠摩智的祖宗,一个恶毒之极的番僧,他的名字叫杨连真珈,南宋的皇陵实为攒宫。
 
什么意思呢?就是暂时存放的地方,以后还是要回巩义老家的。
 
由于想着还要移葬,所以都埋得比较浅,所以,更容易被盗了。
 
杨连真珈本来是个番僧,那就好好管你的佛事,做你的喇嘛,可是他不,因为他有个靠山。
 
忽必烈比较喜欢他,让他做了个官,江南释教总摄,相当于现在的宗教事务管理局吧。
 
这人呢,上任后好事不做,马上开始盗墓,盗掘南宋诸帝诸后卿相陵寝达一百余座,把盗来的陪葬品用作为修建寺庙的资金。
 
其中在盗掘南宋六陵时,见宋理宗尸身保存完好,将尸体倒挂在树上三天,结果流出水银,又以理宗头盖骨奉给帝师为饮器,是为骷髅碗。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明史》称:“悉掘徽宗以下诸陵,攫取金宝,裒帝后遗骨,瘗于杭之故宫,筑浮屠其上,名曰镇南,以示厌胜,又截理宗颅骨为饮器。”
 
盗陵七天后,杨琏真珈下令将宋六陵遗骨杂在牛马枯骼中,运到杭州,埋在凤凰山下南宋故宫旧址中筑起的一座高十三丈的白色塔下,命塔为“镇南塔”,以“销王气”。
 
后来,此塔毁于雷火,“火燃三日而止”。
 
关于这段历史,我不想多说,直接看文献吧。

宋末元初人周密所著《癸辛杂识》,元末明初黄岩人陶宗仪所著《南村辍耕录》均记载有杨辇真珈盗南宋帝王陵的记述。
 
《南村辍耕录》(卷4)称:
 
“岁戊寅,有总江南浮屠者杨琏真珈,怙恩横肆,执焰烁人,穷骄极淫,不可具状。十二月十有二日,帅徒役顿萧山,发赵氏诸陵寝,至断残支体,攫珠襦玉柙,焚其胔,弃骨草莽间。”
 
《元史”世祖本纪》(卷17)有如下表述,
 
“初,琏真加重赂桑哥,擅发宋诸陵,取其宝玉,凡发冢一百有一所,戕人命四,攘盗诈掠诸赃为钞十一万六千二百锭,田二万三千亩,金银、珠玉、宝器称是。”
 
被杨辇真珈盗走的宝物有,徽宗陵的“马乌玉笔箱”、“铜凉拨锈管”,高宗陵的“真珠戏马鞍”,光宗陵的“交加白齿梳”、“香骨案”,理宗陵的“伏虎枕”、“穿云琴”、“金猎晴”,度宗陵的“玉色藤丝盘”、“鱼景琼扇柄”,还有大量的黄金、白银。
 
故事总要有个结局,朱元璋来了,赶走了蒙古人,攻占了元大都,在元宫里找到了理宗的头骨。
 
洪武二年,他做了件好事,把这些皇帝们的遗骨收集好,安葬了,终于,重新入土为安了。
 
头骨饮器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可怜的宋理宗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绍兴的宋六陵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南宋墓道石雕

盗了一百多座陵寝,挖出皇帝尸体用皇帝的头骨做碗

宋末元初的事总有点不敢看的感觉,因为太悲壮,因为太惨。
 
不管是崖山之后的君臣蹈海,还是亡国之后的被翻尸盗骨。
 
当第一次读到陈寅恪说的”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心里十分不服气,为什么不是汉,为什么不是唐?而是宋?
 
慢慢的,不明白,时间会让我明白,宋朝的国民生产总值或者财政收入是唐朝明朝或者西方某个国家的多少多少倍,我们只需看到当时的中国,已经出现了政府发行的纸币、商业银行,大型矿场,农业税收仅占国库总收入的30%,而且近2百万的军队全部是领取高薪的雇佣兵。
 
以至于文艺复兴时代的西方学者认为,当时中国1个看守城门的小兵生活条件也要高于欧洲的1个封建君主。
 
更重要的是宋朝“人”的文明达到了人类社会历史的巅峰,宋太祖勒石为信,“永不杀士”,真正做到了言论自由。
 
宋朝的科技发展正处于大爆发的前一刻,中国的“四大发明”中的3项实际上成熟于宋朝,《洗冤录》、《太平御览》、《梦溪笔谈》等科技文献都代表了当时世界上遥遥领先的地位,尤其是罗顾的《尔雅翼》实际上已经提出了生物进化学说,比达尔文早许多年。
 
蒙古人来了,中断了我们的文明,我们称他们是蛮夷,不是侮辱而是事实。
 
蛮夷的意思是什么,不知礼,不知耻,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压迫,取消人民的参政权,政府支持公然盗墓,不会种田,也不会学习,在农田放牧,有的只是大刀。
 
可惜,武力从来征服不了人心,出来混,是要还的,收拾蛮夷,不用多久,几十年就够了,够把这些人送回老家,对付蛮夷汉人也学会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于是老朱横空出世,你狠,我比你更狠,老朱终于还我河山了,只是在这样残酷的斗争中,老朱也学会了残忍,并且不得不残忍。
 
也怪不得他,没有铁血,哪有河山?
 
只是杯酒释兵权的解决方法,不会再现了,宋的人文气质,也渐行渐远了。
 
小学的时候我曾经以成吉思汗为骄傲,因为我们打到了欧洲。
 
长大了就会知道,杀戮征服的土地,没有意义,武力从来不是强大的代表,最难征服的是人心。